阿坝藏民的恋爱与婚俗

青年男女一般选择配偶的标准是;讲究仪表,注重才能,不重家境和聘礼。

在牧区,青年男女趁逢年过节耍坝子、转神山、去推转经筒或参加庙会时机,跳锅住、对山歌、情歌、欢乐相聚而相识。嘉绒地区还在夜间草坪上燃着火堆跳锅庄, 并在跳场中间摆上一坛或几坛杂酒,男女青年边跳舞,边吸杂酒,这样的聚会,是青年男女公开社交的良好机会,他们相互认识,并能接交理想的异性朋友。在松 潘、九寨沟地区,在这种场所,未婚青年男子对产生好感的女子,即使是陌生的,也可以抢走她身上的一件东西,如头帕、围巾、耳环、或指等,做为初次交谈、赴 约的信物。被抢的女子会向男子讨她的东西,这时男子常把女子引到僻静处,协商相会的时间、地点。有的女青年由于已有约会,或是父母管教严,家有重病的人而 不能来时,要求男方谅解,男方也会把她的东西归还,而他们会从此成为朋友。相约的时间、地点谈妥后,夜间男子可以来女家,约女出去,未婚女子应约外出,不 受女方父母或兄弟的阻止。

一般姑娘应约外出时,还约上同村的几位女伙伴,到村寨外去与男子相会,相会后,要以唱情歌来试探,或诉思念之情,或向对方求婚,歌声不必大, 可轻声慢语。相会的地点,可在寨外的岩洞内、树林里、草库房,而现在约会,不常对歌,只进行交谈。如果男方在这次约会上,觉得不满意对方时,会把抢来的东 西归还给女方,男女相爱,主动权多在男方手里。而女方实在不愿意再与男方约会,可以拒绝赴约,由自己或托家人,或在外的朋友取回她的东西。

男女相约在一起时,男子决不能对女方有任何粗暴或鲁莽的行为,否则会受到人们的谴责,凡知情的姑娘都不会和他再来往了。许多男女在这样的相约会上,自己订 婚,订婚前决不同居,即使每天晚上来相会。男女订婚后,男方要向家庭成员,主要对父母介绍女方的情况,求得他们的同意后,请一喇嘛卜卦合婚,如卜卦结果不 “吉利”,还须请和尚来念经、避邪、免灾。为了表示婚事已经定妥,男女相互要调换一件饰物,订婚后的男女不再与其他男女来往。如果中途解除婚约,只须将订 婚时互换的信物各自退还给对方,就算了结,但此类不常见。

藏族禁止近亲结婚,父母系亲属要在四代以后才能结婚。但是,解放前,中、上层个别入家,由于追求“门当户对”,近亲结婚未能避免。

自由恋爱的男女,结婚手续简单,一般订婚后选择黄道吉日,即可举行婚礼。牧区一带婚礼,一般在白天举行。农区则多在夜晚举行。婚礼开始,男方家一切准备就 绪,由新郎约上亲戚好友前去迎亲,同时带上给新娘乘坐的一匹白马或一匹怀孕的母马,还要带上哈达、酒、糖果之类,以备路上饮用、散发。他们由于事先征得女 方父母同意,所以,男方的迎亲队伍到达时,一般要带去一位女伴,迎亲归来的路上。行人便会站立路旁,恭敬地说上几句吉祥祝福的话,新娘为感谢路人的祝福, 从怀里把喜糖撒向路旁,让每个人分享新婚的喜悦。送亲队伍到达之前,男方在家准备好迎接,以及新娘下马时放脚的垫子等。传统的进门仪式是十分讲究而繁琐 的,从下马、进门、上楼到入房,都要在领路人的指点下,唱一曲颂歌、献一条哈达,但现在多趋于简便。新娘进门后,在洞房内与陪伴的女伴坐在一起,尤其是家 有客人时不出房门,有事时,陪伴的姑娘来办并陪伴姑娘与新娘同吃同宿,连续三天。接新娘当晚,四方来参加婚礼的人们,带上哈达及礼物,献给一对新人,青年 男女跳锅庄、喝杂酒,老年人在屋内饮酒,诵祝愿祷词,有的请和尚在经堂念经。

解放前,还有一种“抢婚”的习俗。男子对一女子产生好感,并了解到她的基本情况后,决定她为意中人,马上可以成婚,但无时间与她进行婚前恋爱阶段,便约几 个青年,等在她经过的路口,或躲在房子周围,乘女方不备抢走成婚,这种带强制性的婚配情况,现已基本消失。富有人家的子女婚配,由于实行包办,所以结婚费 用较高。由喇嘛卜卦婚期后,白天举行。结婚那天,男女双方宴请亲友以示庆贺。新娘在男方家里住了1、2个月后,在双方家长的商定下,要回一趟娘家,也就是 回门。回门时需请喇嘛卜卦择吉日,接和送的人都是结婚时的原班人马,或比它更多,一般在白天。在娘家住一段时间后,就要回男家。长子结婚住家里,若老二娶 妻来到家,这样全家共同助老二另建小家庭,分一半家产给他,但以长子为主,全家老少都随长子,一般长子结婚后,其他兄弟都出家为僧或到别家入赘。婚后,每 逢新春佳节,女的要回娘家,看望父母兄妹,平常两家相互来往,比一般亲戚密切。

招女婿在藏区比较盛行,男女相爱,愿意结婚,事先取得女方父母的同意。个别地区要取得男方父母的同意,同意后卜卦择日,由女方派迎亲队伍接新 郎,新郎要相好的青年为伴,婚礼仪式与娶妻相同。新郎回门,在娘家住1月左右方可。入赘后,可在女家与其妻获全部财产的继承权,赘婿,在家庭或社会上都受 到尊重。

解放前,有些地区的家庭怕兄弟中有人走出,对家庭兴旺不利,遂决定兄弟俩人共娶一妻,子女无论是否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,都称长兄或原配丈夫为阿爸,称原配 丈夫的兄弟为阿古(即叔叔),现在这种现象比较少见。

0 回复

发表评论

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?
Feel free to contribute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