领略各莫寺的佛教文化

在阿坝这段日子里,品尝到闻名遐迩的酥油茶,体会到淳朴的民风,欣赏到半山腰薄雾弥漫,丛林 和花草色彩迷离的风景。但是次旦说如果不去这里的格莫寺感受一下的话,可是一件憾事啊(次旦是一个漂亮的年轻姑娘,这段日子我就借住在她的家里,次旦一家 待人热情,给我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),在我的强烈要求下,次旦答应我第二天便带我去各莫寺。

    头天晚上我就准备好了笔记本和笔,还有照相机。早晨天微亮,次旦领着我朝所谓的格莫寺庙奔。虽说当下还不是小大寒的时令,可是在阿坝的早晨我已经感到寒风的刺骨,雾气的逼寒。

各莫寺金顶一角

    初到寺庙有种“举世皆暗,唯有佛光”的感触,寺庙的建筑均是金顶红墙,极致庄严富丽,可见佛教的影响甚深及这里的藏民对寺庙建筑 的重视程度。由于我们寺院里只有稀少的身着绛红色服装的年轻僧人,据次旦介绍,僧人的服装主要有坎肩,僧裙和袈裟,外加一件大抖篷,都以氆氇为制作材料, 级别不同的僧人服装还有些微的变化,我的笔在笔记本上快速地记着,都快有点赶不上次旦说的一些内容。趁着人不多,我跑到寺庙的楼上去拍了一张寺庙的其金顶 部分,次旦在下边还挥手边嚷着叫我小心点,呵呵,放心吧,我可是有“飞檐走壁”的功夫啊。


转经走廊

僧人们聚精会神地听着

    寺院开始有些热闹起来,周边的藏民们和一群着绛红色,头戴黄色僧帽的 僧人已经围坐在寺院里,等待此会的召开。基于氛围都已经安静下来了,我也不好成为众人眼中的焦点,索性就在楼上来个全局观看,正所谓站得高,看得远啊。寺 院中央,及团坐的僧人们背后都有位手持棍棒的僧人。我心里在嘀咕着:“这两个日都是在干嘛啊?”按耐不住性子就挥手招呼温柔的次旦上楼来给我做讲解,次旦 也很爽快乐意地静悄悄地跑上来。

法棍僧人

    据次旦获悉,那两个手持棍棒的僧人是来维护秩序的。是的,我已经看到 了在年轻的法棍僧人背后孤独地盘坐着一位僧人,我猜想他应该就是没有遵守规矩条例所应该受到的惩戒吧。次旦说藏传佛教主要有宁玛派,噶当派,萨加派,噶举 派前期四大派。宁玛派因该派僧人戴红色僧帽传法,俗称“红教”,萨加派因其寺院围墙涂具象征意义的红、白、蓝、三色而称“花教”,噶举派因该派僧人白色僧 衣,俗说“白教”,格鲁派因该派僧人都戴黄色桃形的僧帽,俗称“黄教”。次旦聪明地归纳了一种通俗易懂的区别方法:宁玛派的僧人戴的是一种宝扇形的莲花 帽,萨加派的是一种心脏形的,格鲁派的僧帽是黄色的尖顶帽。这样说来,各莫寺所盛传的应该属于格鲁派佛教。哎,这个次旦怎么都不早点说阿,我都已经记录以 上所说的内容,不过都已记录下来,还是奉上给读者们借鉴一下吧,多多益善。

争先恐后地跑

    由于我们远距离的原因,至于住持说的内容我们都没有多大仔细听,不过 次旦说一般这个会都是讲一些各个宗派的礼规等。作为我这个门外人也不用懂得太多,毕竟不是专修啊。寺院热闹了起来,所有的僧人都脱掉靴子,争先恐后地朝寺 庙的大厅跑,抢位子打坐。藏民们在旁边兴致勃勃地加油助威,受大家相互关切,积极挚情的感染,我顿时汹涌澎湃。

人们开心地散去

    早晨的寺院活动也在热闹中结束,藏民们都各自笑容满面,有的抱着自己的熟睡孩子(不,应该说是抱着他们的希望)走出寺庙……
抬头仰望蔚蓝的天空,阳光已经抹去我们才出来时的雾气,次旦也都被我给折腾了一上午,累了。谢谢你,可爱的女孩!
(文/六叶草)

0 回复

发表评论

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?
Feel free to contribute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