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座藏族女摄影家:南木舍

神座村游客接待中心的很多壁画都出自主人公:南木舍之手


(再次遇到南木舍是在神座男神山脚下,她刚采蘑菇回来。)


(南木舍在神座的家中,旁边放着她的尼康相机。)


(南木舍带着我们去她经常拍摄的地方 这次来神座村路面是硬化的水泥路面。)

(转经中的藏族女摄影家,南木舍。)


(同行的朋友和南木舍互相切磋着)


(这个地方好,鸟瞰神座河谷)


(南木舍带我们走连接神座上寨和下寨的阶梯路)


(寨子中的小道)

(南木舍生活的环境 处处是景啊!)


(南木舍:与邻里欣赏自已的杰作。)


(南木舍在男神山上给兴高彩烈的游客拍照。)


(在神座的伸臂木桥上拍摄的南木舍)


(席地坐在伸臂桥上浏览自己的作品)


(神座藏族女摄影家:南木舍)

您对40-50岁的牧区藏族妇女是怎样一种概念呢?是不是马上联想到:酥油桶?挤牦牛奶?烧火炉?……

笔者喜欢户外旅游,在成都的驴友最不陌生的可能就属川西北高原了。恰巧在2011年的夏天,笔者结识了一位与众不同的藏族妇女,也是40-50岁年龄段。这位在牧区的藏族妇女压根儿让我改变了上面的联想。

时 下有一个词屡现报端,叫:与时俱进!第一次认识她是在去年的夏天,今年夏天的初次见面是在阿坝县神座村的原始森林山下,她刚刚从雨后的原始森林中采蘑菇回 来。我们就从蘑菇聊了起来。“神座原始森林里自然生长的蘑菇种类繁多,如何区分毒蘑菇?”她给我介绍了一个最简单的辨别方法。“蘑菇上有虫的就可以吃!” 所以她采摘的都是这类蘑菇,可以熬汤,亦可以炒牦牛肉。看来这次到神座又有天然美味的蘑菇吃了。

小 小迈个关子,回正题。这位藏族妇女就是本文的主人公:南木舍。聊天中得知,她原本是在阿坝县公务员家属,现在居住阿坝县的神座村。她说她不喜欢县城的生 活,更喜欢亲近大自然的神座村。用她不大流利的普通话说:这里空气好,水好,花好,而且特别安静。让我觉得所谓“与时俱进”的,是她随身携带的一部单反相 机。她给我看了很多不同月份拍摄的图片,川西北高原的图片。

没有学习过单反相机的操作,没有参加过摄影学习班,没有PS,但是她的图片是那么美。更多的是风景,也偶有小景或花草的特写。不用后期修饰和制作,美的很自然的图片,我一幅幅浏览的同时也有疑问:接触相机多久了?这些照片是特意拍的吗?

她告诉我,第一次接触单反相机是2007年, 在成都的一位老朋友赠送的,当时就觉得照片能从纸上搬在一个小屏幕上很神奇。没过两年退休的她便从县城来到老家神座,平时在神座的河谷、原始森林、高原牧 场、灌木林、湖泊中,用她自己独特的视角与构图记录下一幅幅美丽的瞬间。她的照片也被一些网站引用。现在神座在搞旅游,我们居住的游客中心内很多壁画都出 自她手。和很多摄影者相比,她的图片没有做任何后期修饰,全都是原片,更显自然。

问到她如何“构图”?她没有听懂这个词语的意思。又问她怎么拍的,为什么选择这样的角度拍摄?她的回答很简单:“我觉得漂亮,就拍了!”

很难想象一位身在牧区的藏族妇女,视觉冲击力通过快门一幅幅呈现在我们眼前。她所居住的小小藏族村落,小范围内又有如此多的地理地貌特征。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,让我们这些生活在钢筋混凝土中的人又倍感羡慕!

通过南木舍的图片我才知道,这座看似不起眼的泥巴墙藏族村落的确不简单。这里的人们没有华丽的外表,没有光鲜的衣着,没有其他旅游地的“老油条”……美的如此纯净。

她 带我们走了神座村的很多角落,哪些地方拍的水好看、哪些地方拍的河谷通透、哪些地方拍的花海丰茂,用一个普通藏族妇女的眼光带我们这些来自喧闹都市的所谓 “摄影爱好者”游历在神座的山水间。自愧在于,和南木舍相比,我们用快门记录的点滴浮于表面的绿色与高原的好奇;而身居高原一辈子的她用快门记录着她生活 的美。

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,我们相约,在金色九月,层林尽染的季节,来体会神座一山四色的神奇,到那时再来看看土生土长的高原摄影家——南木舍的风采。

0 回复

发表评论

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?
Feel free to contribute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