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座晨光

川西高原的藏区行走过多少次已经无法记得清楚,但每次回到成都,却又期盼着下一次高原旅程的开始。高原风光的雄奇与隽永、辽阔草原的宽广与秀美、醉人的蓝 天和低垂的云朵、神圣的寺庙和遍布的经幡……,也许是高原所有的一切有别于都市的透澈与清明,吸引着我这颗寻求宁静与探求的心。

在通往神座的路上经过黑水垭口顺山而下的途中风光

  今年的五月十九日,带上老家的几位亲朋,我再一次行走于已经N次旅行过的川西高原。对于初上高原的北方人,一路上的惊叹于欢喜不绝于耳,而于我这位屡走此路的常客,驾车于蜿蜒的山路上,却也静静地享受着一路变幻的风景,让养眼的美景抚润着我这颗驿动的心。

来到阿坝,必然要到熟悉的神座看看。本打算在村子里转一转,见证一下神座这几年的变化,也许在偶遇上三俩熟悉的村民,而后就驱车返程。但额儿科的热情却让我们改变了行程,岂不知这一改变,却让我有幸深入领略了神座雪后初晴的早上那迷人的风光。

  也许是青稞酒和海拔的共同作用,这一夜的深度睡眠,让我在次日早晨醒来时神清气爽。同伴们还在熟睡,睡意全无的我拿起我的家伙轻声聂脚的走出房门。

  一夜的飞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,条理清晰的云层预示着今天的好天气。院落里,我的座驾停在静静的院落中央,车身上附着一层积雪,屋顶的房檐上则挂起了冰凌。

  走出院落,寂静的村路上唯有我独自一人。邻家的牦牛被拴在红色的门柱上纹丝不动,仿佛一尊无言的黑色雕塑。 


深吸着带有凉意的纯净空气,气息中隐约掺杂有牛粪的元素,但这味道丝毫不令人讨厌,反而弥散着淡淡的草香。村里的道路已经铺上了水泥路面,显得整洁而质朴,路边排列着的太阳能路灯,显示着神座村人环保的现代生活方式。

天色渐渐明亮起来,伴随耳边的是清脆的鸟鸣和热曲河水流淌的涛声。我手拿相机不停地取景拍照,尽管我的手脚指尖已经冻得有些隐隐作痛。

  热曲河上,奔腾不息的河水混而不浊,路旁的灌木丛披挂着雪后的冰凌,而这冰凌却也掩不住枝头萌发的无数绿芽。此时数十只牦牛组成的浩荡队伍走出村落,缓缓 地走向高山草场,开始了它们恒久不变的新的一天的生活。牛群中不时传出牛叫的长音,在寂静的清晨传得很远很远……

高原的阳光已从东面的山顶倾泻而出,此时我才发觉,一早出门时还厚厚的云层已经变得稀薄,云隙之处已露出蔚蓝的天空。很快,这蔚蓝的天底愈加多起来,而云儿恰是天公挥毫的白墨,在蓝天的底色下如薄纱般飘逸舒缓……

行走于村子对面的河畔,右侧的热曲河水涛声依旧,左侧的森林中,各种鸟儿的“音乐会”也热闹非凡,让我惊异的是,有一种鸟鸣的声音,恰似钢珠在自由落体的状态下敲击地板而弹起的连续声响—空脆清远。

  此时的神座村,房屋错落有致的散布在河对岸的山坡和平地上,缕缕炊烟升腾,倾泻的晨光泼洒其上,再普通不过的泥土外墙却也显现着淡淡的金光。村后的女神山的山梁上,薄薄的积雪恰是少女头顶的轻蔓薄纱……

这是怎样的一幅和谐美妙的立体画卷!充满生机,让我流连忘返。

  德高望重的昂堂曾与我聊起过神座村的建筑特点,非常的简单,就是取自于本地的三种材料:石头、木头、泥巴。然而这看似简单的三种材料,却能长期经受住高原的风霜雪雨的洗礼,给世代居住于此的人们带来福音——这不能不称之为神奇!

记得学生时代。力学老师的话能够说明这样的一个道理:合理的都是美的。我想这句话不仅仅是对力与美的关系的阐述,同样的也适合于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的理解。神座的美其实就是这种合理关系的完美体现,否则,我怎会如此沉醉于其中!

漫步于晨光中的神座,也是行走于天人合一的立体画廊。举起相机,处处都是美景,即便回到成都,再看到这些照片也是欣喜不减。在清晨的光影中,耳闻目睹的不单单是美景,更多的是对这里的山水的敬重和探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、图:东周

0 回复

发表评论

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?
Feel free to contribute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