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年前,我们从神座骑马到红原

        说起神座,公司的老员工都有一种亲切感和情结。我第一次认识神座,是在2006年的8月份,当时的经历,至今仍保持一个纪录,那就是从神座骑马到红原。

       神座村的高山牧场,南北窄、东西长,从男神山山顶一直向东延伸至红原县的四寨。11年前,我们骑马纵穿神座牧场,竟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  翻阅当时的照片,那一幕幕远方的记忆,就像电影一样,又呈现在眼前。

       这是当天晚上我们抵达神座村时,在温暖宽敞的藏式民居中,受到昂堂和神座村民热情接待的情景。

        照片中的这位女孩,在参观查理寺院时,不慎被汽车碾伤了脚背,这对恋人只好在神座村留守了。

       8月19日清晨,我们在老村长家门口集合,村长然木尕亲率5位村民,携带帐篷、军被、锅具等野外用品,为我们引路护航。

  我们的马队出发了!犹如一条蜿蜒的彩带穿行在男神山原始森林中。

  我们在男神山经幡台处合影。

        男神山上的这片原始森林在神座村民的心中是神圣的,每当经过经幡台,都要抛洒龙达、诵经祈祷。

   很荣幸,办公室的四位女伴(康忠碧、吕英、邹晓梅、吴涛)能够一起参加此次旅行。大家都是第一次骑马,因此都有一点小紧张。

   “骑马上山,身体前倾,双手要紧紧抓住前部马鞍;下坡时,身体后仰,腾出一只手,紧握马鞍后部的皮绳;要特别注意躲避前方横伸出来的树技 ……”,在大家长的叮嘱下,我们很快就掌握了骑马的基本技巧。

        历时三小时,马队终于走出原始森林。我们第一次见到如此壮观、一望无际,连绵起伏的高山草场和星星点点成群的牦牛。黑色帐蓬外,凶猛的藏狗狂吠着,拴狗的铁链哗拉拉的巨响,胯下之马却见怪不怪,镇静如常。

       在风景如画的草原上,马队成扇状队形前进,刚骑上马时的小紧张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。哈哈!

   我们一行共17人,18匹马,其中一匹马专门用来驭运帐蓬和锅具。


  马搭子里面装着棉被,我们骑在马搭子上面,即软和又舒坦。

  每逢休息,我们便将马搭子卸下来,铺在草地上,就像一个沙发床,躺在上面,有点累了,浑身软绵绵的不想起来。

  中午,村长选了一块视线极好的草地,开始野外午餐。这是我们当天第三次下马休息。

  每个人都套上护腿,以保护腿部不被磨伤。我们四位是不是有点英姿飒爽!

       多少年后,咸总说起这次高原旅行:“其中一大收获就是带出了你们四位财务经理。”


  事后我们得知,公司组织这次旅行,目的之一是考察从神座骑马往返红原四寨的旅游路线。因其距离太远,安全风险不可控,至今再无游客走过。

  邹晓梅带了一部微型摄像机,记录下我们在草地上翻滚嘻戏的画面。瞧,大家笑的多么开心呀!

  夕阳西垂。下午5时,我们终于走到神座牧场的东端,进入到红原县四寨的地界。神座村和红原四寨的牧场在此相交,盛夏季节双方都到此放牧,帐篷林立,牦牛成群。

       今晚我们就在此露营。

   忽然的一阵大风,将我们刚刚搭好的帐蓬吹倒。

  风停了,我们在村民的帮助下重新搭好帐篷,铺上防潮垫和棉被,这就是我们今晚上“温暖”的家。

  苏泊尔孙总和艾美特王总两对“夫妇”挤进了一顶帐篷,哈哈!

  金色的阳光,彩色的营帐,成片的牛群,丰美的草场 …… 如诗如画!

  光线正好,“咔嚓”,留下了美好的瞬间。

  此时,带领我们走了一天的几位神座村民忙碌着开始为我们准备晚餐。

  感谢和谒可亲的然木尕村长,有你在,我们的心里就特别的踏实,你就是我们的“定海神针”!

  感谢忠厚少言的索柏和松冉 ,你们原生态的歌喉和憨厚质朴的笑容,令我们至今难忘!

  感谢热情美丽的中科、罗真和瓦科,谢谢你们一路上对我们几位女同伴的细心照料!

  附近有一个草原帐蓬“商店”,方便面3.5元/盒,大瓶可乐5元/瓶,居然和成都的价格一样。大家直呼“真便宜呀!”

    

  那一夜,繁星下,我们围火而坐,听大家长讲红军过草地的老故事;那一晚,帐篷中,我们相拥而眠,睡梦中第一次有了高原露营的体验……

  虽然是第一次露营,但高原上的那一晚,我们睡的好香。

  第三天,清晨起床,草地上弥漫着一层薄雾,没有下雨,就是好天。我们洗漱整装,准备出发。

  我们走多洼沟返程,这条路线比来时的路要好走一些。

  吕英的马不听招呼,偏离路线,掉队很远,尖声大叫,罗三哥垫后护卫……

  王总夫人骑马累得哭鼻子,王总一路不停的安抚 …..

  孙总和女朋友总是走不到一起,各走各 ……

  路上的野果真诱人,不采白不采 ……

        走上大路,离神座村就不远了。但就在此时,忽然阴云密布,一阵大雨急袭而来,验证了那句老话:“高原的天,小孩的脸,说翻脸就翻脸。”

        接受急风暴雨般的洗礼后,我们回到神座村温暖的“家”,昂堂大叔就像一位长辈,热情的迎接我们的归来。

   从此,神座村的那份温暖再也无法从我们的记忆中离开。

   11年前,我们从神座骑马到红原,经历了人生太多的第一次:第一次上高原,第一次骑马,第一次露营,第一次与藏族同胞朝夕相处 ……

  11年前我们一起从神座骑马到红原,11年后,我们仍在一起相互鼓励努力成长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文:康忠碧

0 回复

发表评论

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?
Feel free to contribute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